☆玩猫少年☆
‖歐皇體質
‖小姐姐吃糖糖~
♡ 封面是正片石不转啦♡
‖两年前我就不该帮那只狗找凶手
‖亡灵系写手
♡头像是鹤球本体球♡
‖事儿逼精神体质

【伞修】荣耀

小赤鸡说今年是他的本命年:

文/寒朝
-
    职业选手通道,韩文清堵住匆匆离去的那人。“叶修。”韩文清很确定,这个人的名字是叶修,而不是什么叶秋。
-
    那年盛夏。
    “一叶之秋,叶修。我,苏沐秋。”少年如是道,说着拉过躲在身后的女孩,似水的温柔溢了出苏沐秋来,“我妹妹,沐橙。”
    那是韩文清第一次见到他们,两个半大的少年带着一个小妹妹蜗居在一处平房里,简陋却不局促。
    彼时的叶修看起来还是个纯良少年,完全找不到日后“联盟脸T”的痕迹,他顶着略带婴儿肥的脸,曲着腿歪着身子靠在苏沐秋肩上,抬手拍了拍韩文清的肩,嘴角的笑肆意飞扬:“哟,大漠,来受死啊。”
   “叶子。”苏沐秋拍掉按在他头顶的手,一脸大写的语重心长地说,“我比你高是个事实是不可能改变的,就不要再白费劲了。”
    叶修翻着白眼不再靠在苏沐秋身上,虽然依旧随意站着,但背脊却是挺得笔直。
    盛夏年光,韩文清第一次见到他们,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们。
    明眸皓齿,洗得发白的T恤旧而不破,少年纤瘦的肩膀撑起整个家。叶修,一个在将来十年中必将成为他的宿敌的人,黑发倔强地支着,与少年并肩,突然闯入这个家,成了另一半支柱。
    就好像冥冥之中,两个天才的少年必然相遇,韩文清是他们的光辉的见证者之一。
-
    叶修的衣服仍旧是淘宝款的便宜货,双手插在破了几个小洞的牛仔裤口袋里,比韩文清矮了不少的他,抬眸轻轻一瞥,宛若王者对败寇的轻蔑的眼神冰冷带着刺,锋芒刺入人的心底,让人不禁颤栗。又生疑,这个十八岁的少年究竟经历了什么,竟然会露出这样冷酷的神情?
    “叶秋。”叶修哂了一声,转身快步离去。
    荣耀职业联赛的第一战,嘉世客场对战霸图,斗神之名由此打响。
-
    再见叶秋是霸图客场嘉世主场,时隔了大半年的叶秋看起来没有那么得格格不入。依旧是蓬乱的头发,着装倒是整洁了不少,裤子没有破洞,抄着兜,嘴里咬着烟:“哎哟,老韩,今天输得爽不爽?”比以前更加嘲讽。韩文清拿下叶秋嘴里的烟丢进垃圾箱,叶秋大摇其头好不叹息:“暴殄天物啊老韩。”
    韩文清皱了皱眉,没有阻止叶秋的第二根烟,直到烟雾袅袅升起:“你本来是不抽烟的。”语调平平。
-
    网吧,键盘和鼠标的敲击声点击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纷纷嘈嘈的错杂中,两个少年的节奏是那么鲜明。两只白皙的手在键盘上起起落落连成一篇乐章,鼠标咔咔是和谐的伴奏。指尖雀跃,倏忽间,纷繁的光影归息平静,大大的“荣耀”二字险些冲出屏幕。
    “有你苏哥出马,管他什么人,通通荣耀。对吧,叶子?”
    “切。”叶修果断拉开了输出列表,“苏大大,用你那5.3的视力好好看看……”然而苏沐秋已经和身后的客户聊了起来。
    “苏哥叶哥那名声多大,那点小虾米肯定手到擒来。”客户留下酬金,吹捧几句离开。苏沐秋满意地数了数红艳艳的票子,抓起烟盒轻轻一磕,转眼间一颗烟就叼在了嘴里,咔嚓一声点燃,老练地吐出烟圈。
    “去去去,老烟枪,离我远点儿。”叶修嫌弃的挥挥手。苏沐秋故意朝着叶修吐烟,露出了惬意无比的表情:“男人嘛,哪有不吸烟的,叶子你就羡慕吧,烟可是个好东西。啊,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
    叶修嫌恶地呸了一声,毫不犹豫踹了苏沐秋。
-
    “呼。”叶秋熟练地吐出烟雾,把大排档一方小小的空间弄得烟雾缭绕:“男人嘛,哪有不抽烟的。老韩不来一根?”作势就要掏出烟盒,又突然作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输家嘛,就不要了。”
    韩文清毫不理会叶秋的嘲讽:“下一次,霸图会赢。”
    韩文清此次的目的还是问出这个“叶秋”是怎么回事,叶修又燃了一根烟,那老神在在的模样,仿佛将要透过岁月诉说一段烟云往事。
-
    “叶秋?你弟弟?”苏沐秋拿着手里的身份证一阵讶异。这个身份证上的人有着和叶修一模一样的五官,表情倒是和叶修的散漫样大相庭径。叶修点点头,对于坑了弟弟这件事毫不在意。“无耻啊!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苏沐秋痛心疾首地斥责。
    叶修一脸理所当然地点头,弟弟啊,不用来坑简直就是浪费:“叶秋,一叶之秋,很配嘛。”
    苏沐秋捂着胸口,仿佛沉浸在表演里不能自拔:“叶子啊,你这样哥哥很心痛,非常心痛,万分的心痛……”
    叶修果断一巴掌拍了过去:“苏沐秋大大怎么不去进军演艺圈,去打荣耀真是可惜了,演艺圈痛失一位人才啊。不慌,哥让家里人介绍介绍,门路还是有的,沐秋大大不用感谢我哈。”
    “这一切都是因为爱啊,叶子!哥哥怎么忍心让这样水嫩嫩的叶修弟弟在残酷的职业联赛中独自挣扎呢?”苏沐秋声情并茂,眼里写满了憧憬与美好,仿佛修女跪拜天主,如痴如醉。
    叶修扭过头,掩住嘴巴:“呕!沐秋大大……”资深妹控苏沐秋跳下床打断了叶修,踏上鞋子:“小橙放学了,快去做饭。”说着,跑进了烈日之下。
-
    “名字……有什么关系,反正虐死你的就是我。”叶修摸着没有胡子的下巴,老神在在。
    “苏沐秋?”由于上一次见面,叶修拒绝交流,韩文清始终没有问出个所以然。
    “沐秋?”叶修微微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抿唇一笑而过,“他死了。”三个字轻飘飘带过,叶修的笑容又张狂起来:“被我一个人虐还不够?”
    “我总不能永远都活在……”面对韩文清微妙的表情,转而收起那副夸张到放肆的表情,黑曜石般的眼瞳重归平静。
-
    手机,响了。“请问您是苏沐秋的家属或者……”
    叶修第一次打心底感谢家里从小对他的训练,他用出浑身的劲迈开双腿疯狂的奔跑。报亭、网吧、十字路口,汽车擦肩而过,司机破口大骂。那一整个夏日的汗水洒了一路。不要命的奔走,直到医院,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
    医生见多了悲欢离合生离死别的眼里,隐隐约约闪动着不忍,医生小幅度地、沉默地摇了摇头。
    好像突然得到了什么答案一样,满脸倦色的叶修突然站得笔直,嘴角紧紧绷着,眼睛深处是可怕的疯狂,安静却暗流涌动,令人不寒而栗。
    少年安静地躺在整饬洁白的床上,眉眼柔和,眼尾肆无忌惮地向上扬着,不可一世的少年的轻狂会随着睁眼的那一刹咄咄逼人。叶修站得堪比站军姿,低头注视着苏沐秋, 医生道一声节哀,留下二人空间。
    一只手保养得仿若精雕细琢的白玉,手掌薄薄的,手指纤长有力,圆润的指尖,一点一点划过毫无生气的眼睛,带着汗湿的手掌抚摸脸颊,叶修俯下身,轻轻地吐息喃呢,脆弱得仿佛经不起任何轻微震动,言语字句在看不清距离的唇齿间飘荡,丝丝缕缕欲语还休:“沐秋啊,为了你,我差点被车撞了,怎么办?”四片唇瓣相贴,冰凉与火热,仅一秒就分开,没有贪恋,嘴唇缓缓移到少年的耳边:“我去接小橙。”
    蝴蝶震颤脆弱的翅膀,说不出的爱化为轻柔的吻,舞步优美,环绕心上人。秋天不知不觉逼近,爱人生命流逝,露珠不再滋润枯叶,褪去迷人的色彩,花瓣也将衰老。蝴蝶飞舞着,向秋哭诉离别与伤悲,不得不注目生命的凋谢。蝴蝶亲吻爱人的残骸,一颗心就此沉默。
-
    荣耀以外,已经很少有事能让叶修把情绪写在眼里,那眼神分明是在看分别已久的情人:“……沐秋不在的日子里。”
    韩文清沉默几秒,握住的拳头张开又握住:“节哀。”
    叶修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缀一点笑意,温润如他。

   第三赛季,第一届全明星周末,嘉世主场
    那个时候的全明星周末还没有三天,活动一天就结束了。正是午间休息的时候,一个聒噪的声音在安静的休息室炸响:“你就是叶秋吧,是吧是吧?来PK呀!诶,文州我跟你说,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两个狗男男在一区可是人见人打。哦,你没有混过一区肯定不知道,我跟你说,那个叶秋和秋木苏……”
-
    “一叶之秋、秋木苏,狗男男杀人越货,卑鄙无耻!”
    “一叶之秋、秋木苏,狗男男杀人越货,卑鄙无耻!”
    “一叶之秋、秋木苏,狗男男杀人越货,卑鄙无耻!”
    “一叶之秋、秋木苏,狗男男杀人越货,卑鄙无耻!”
    ………………
    世界频道上,一句话不停地翻滚。
    小剑客刚被没下限的术士送回主城,正在野外蹦蹦哒哒,就见远处两个身影飞快逼近。一个是飞枪起起落落,一个身后挂着七彩缤纷的炫纹
    战斗法师和神枪手!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
    方才无精打采砍树劈草不停地抱怨的小剑客立刻来了精神,站在大道上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当然啦,这在叶修眼里更像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哇,小叶子,想不到你还这么有文化!”
    “那当然,哥是谁,岂是你这种没上过学的文盲能比的。”
    “下次小橙的数学作业就交给你了!”
    “滚滚滚,看人看人!”
    两人一边插科打诨,手下的操作却毫不含糊。一叶之秋和秋木苏飞快掠向夜雨声烦。
    “来的正好,看剑看剑!卧槽!无耻!卑鄙!别跑!来打一架啊!”
    夜雨声烦举剑相迎,一叶之秋矛锋忽地偏转,由下至上挑起,磕出一个无属性炫纹。夜雨声烦浮空,秋木苏一面飞枪,一面将夜雨声烦送得更远。两个角色就擦着夜雨声烦,绝尘而去。
-
    黄少天喋喋不休地讲述叶修在一区的“光辉事迹”,叶修故作姿态,小指掏了掏耳朵,冲着方世镜高喊:“蓝雨的人还能不能管管了!把这个什么黄神烦拖下去。”
    黄少天又要跳起,被身旁的少年温和地阻止,一路嘀嘀咕咕着,被少年拉走。
    方世镜走了过来,拦住他们的脚步,重新领到叶修身边:“叶队,来见见我们下赛季出道的正副队长,黄少天,喻文州。”说着拍了拍两人的肩,看起来真是叫叶修来看看的。喻文州规规矩矩道了声好,黄少天气哼哼地扭头,拉着喻文州就跑。
    “我说叶秋,昨天抢BOSS,你们队里那个枪炮师很厉害。不会是你在操作吧?”
    “那是我们小橙。”叶修招招手,漂亮妹子就走了过去,“我们小橙可厉害了呢,下赛季就出道,等着哥四连冠吧。”这话够嚣张,听起来第三赛季的总冠军似乎已是囊中之物一般。
    苏沐橙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
    举办荣耀职业联赛的消息已经放出,各路高手蠢蠢欲动。
    苏沐橙在门口的桌上写作业,就听见苏沐秋唤她快来。电脑屏幕上是荣耀的创建人物界面,苏沐秋兴奋地搓了搓手:“小橙,快来快来。”
    叶修十指交叉垫在脑后,半靠半躺在床上,嘴里叼着棒冰的木棍儿:“资深妹控!”
    “叶修你说什么?”苏沐秋象征性地踢了一脚叶修,转脸又是那个温柔哥哥:“快来拍张照。”
    “哥哥要用这张账号卡打比赛吗?”
    “是啊。”叶修懒洋洋的声音插入,充当苏沐秋捏脸的BGM,“名儿叫沐雨橙风,你哥说这个好听。哎哟我说,别今后人家连沐雨栉风都不知道,光晓得沐雨橙风,这可误人子弟,人老师非着找你算帐。哎哟喂!”
    苏沐橙捂着嘴笑了起来,凑近电脑看着哥哥捏脸:“咦?是个女号呢!”
    “我们家小橙这么漂亮一张脸,怎么能放在男号上面。对吧,小叶子?”苏沐秋宠溺地揉了揉苏沐橙的头,踹了踹床的另一边装死的某人。
    叶修立刻爬了起来,一边说一边躲:“对对,大佬您说的对,沐橙最美。个死妹控。擦!苏沐秋你又踢我!”
    苏沐秋坚决果断地给叶修送去了第五脚。
    第一赛季前夕,简陋的出租屋里,斗神之路即将起航,少女小小的梦想生根发芽。
    汗水闪闪的夏日里,有个少年,只可惜天妒英才,不得不早早离开了本属于他的战场。
    战场风起云涌,你我并肩与共,一叶之秋、秋木苏
——就叫“双秋组合”怎么样?
——俗!苏沐秋大大,你的文学素养呢?
    未有冠冕的最佳搭档。
-
    “沐雨橙风,记着这名儿啊,以后你们都是她的手下败将。”
    “叶修哥!”
    苏沐橙有些害羞,叶修揉了揉她的头,含着笑意,眼里是别样的温柔,一如秋日暖暖的阳光。
#
    冬日清晨,残雪映衬晨曦,在桌上趴了一夜睡觉,陈果直起身抻了抻腰,肩头滑落一件外套:“叶修,这是……诶!!!你一个晚上抢了三个首杀???”
    “哟,老板娘,你醒了啊。”与月中眠、田七等人打了个招呼,游戏退到登陆界面,捏了捏睛明穴,叶修舒舒服服来了套伸展运动。
    “嗯?”陈果揉揉眼睛,凑近叶修的电脑,又“嗯?”了一声:“这脸……怎么看起来像你?”犹犹豫豫地,陈果接了一句,“凑近看,又没那么像。”
    “得了吧老板娘,你这是还没睡醒啊。”叶修拔卡退出。
-
    少年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操作鼠标的手又快又稳,富有节奏地咔嚓咔嚓声是这个出租屋里唯一的声音。最后一声点击声落下,少年长舒一口气,把自己摔倒了床上。而在床上躺着装死的那个少年,一骨碌爬了起来,扑倒电脑边:“千机伞?”
    “当然成了,你也不看看你苏哥是谁。”苏沐秋一个鲤鱼打挺起身,重新回到电脑边,一双眸子灿若星辰。
两人挤在一方屏幕前,欣赏着这个惊世绝作,整个荣耀圈都会因它的存在而震颤,再度兴起一番腥风血雨。
千机伞,天才之作,神来之笔。
    “散人啊……”
    从厨房出来,苏沐橙好奇地看向电脑,惊呼脱口而出:“千机伞!”
    都为这件作品而发呆的两个少年纷纷回神,叶修装模作样咳嗽两声,满是淡然:“对啊,成了。”
    “那是不是应该创一个新号?”
    苏沐橙立刻抢到了椅子,两个被他挤开的哥哥相互对视,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无可奈何的神情,谁让这是他们最疼爱的妹妹呢?
    苏沐橙操作了一会儿,又停住,拖着下巴,皱眉好像在思考什么,苏沐秋凑上前去刚要噓寒问暖,苏沐橙双手一拍,兴奋起來了:“叶修哥,快过来。”
    叶修扬眉,苏沐秋也不懂妹妹。苏沐橙神秘地笑着,打开一个网页,让他们各拍一张照,接着滋滋有味地继续操作起来。
    “这个网站……”
    “预测你的下一代长什么样……”
    “沐橙,这个网站……”
    “很有趣哦,只要夫妻双方的照片,就可以啦。”苏沐橙狡黠地眨眨眼睛,“据说相似度可以达到百分之八十哦!”
    叶修沉默半晌,伸手指向电脑:“所以为什么我的照片是放在'妻子'这里啊?”
    “因为哥哥最厉害呀!”小女孩拽着苏沐秋的胳膊晃了晃,“呀,成了!君莫笑的脸就是这个了!”
    实在不明白女孩子的各种爱好,叶修朝天翻白眼,苏沐秋兴致勃勃地为妹妹出谋划策。
-
    “老板娘。我可回房间休息了。”叶修打着哈欠摇摇晃晃走上楼。
    如果让陈果找一个词来形容叶修,那一定是神奇。这个人在雪夜突然走进了她的网吧,拿着她的逐烟霞,用四十多秒打败了连胜她52局的人,并还笑着宣称手有些僵,不然可以更快些。
    记得昨天说到荣耀新开第十区,叶修的表情有些神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
    交出了一叶之秋的帐号卡,签署了退役的声明,叶修只让苏沐橙送到了门口,他轻轻地笑着,对他疼爱的妹妹说回去吧。
    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路灯洒下晕黄的光,照亮舞动的雪花,无风的夜凭空添了几分诗意。
    路灯下,忽然腾升起一缕袅袅的烟,飘着飘着便散在寒冷的空气里。那双手是全荣耀最值钱最珍贵的,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轻巧地夹着一支烟。微长的刘海半遮面容,有路人匆匆而过好奇一瞥,有谁知道这个人就是斗神,无数人所崇拜的,站在荣耀顶峰的人。
    虽然就在不久前,他刚巧从王座跌落。
    不再是荣耀的职业选手,成了一个很普通的人,初中毕业的学历,大概混社会也很难找到高薪的工作,看起来和许多碌碌无为的人毫无差别。
    但似乎不可以仅凭这些去评判一个人,更何况这个人叫叶修。
-
    据说荣耀又有大更新,从凌晨开始就在维护服务器。苏沐秋和叶修掐着点守在了电脑前,网页刷新出了荣耀更新的最新动态。
    “等级上限提至55级……”
    “职业觉醒?”
    就在苏沐秋还在一字一句阅读时,叶修已经抓住了重点:“沐秋你看职业觉醒!那岂不是……”
    苏沐秋也立刻跳过前文直奔主题。
    职业觉醒,对于广大的玩家来说意味着新的招式,更强大的技能,然而对于有些人来说,尤其是他们,叶修、苏沐秋,这简直是惊天霹雳。
    叶修的目光游移到苏沐秋的手上,眼里的震惊浓重地仿佛化不开的墨汁。
    显然飞快意识到了手里抓着的是什么的苏沐秋闭了闭眼睛,最终只是将帐号卡轻轻置于桌面,站起身来,嘴角噙了一丝笑意:“没什么,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他转身,一片碎金落在他的头顶。
-
    一支烟毕,叶修走进离他最近的网吧,轻轻松松打败了一个对手,被一个看起来随随便便的老板娘雇佣为网管,拿出尘封了七年的帐号卡,等待第十区的开始。
    那是一张荣耀的首版卡,名叫君莫笑,刚刚从第一区转到了第十区。君莫笑的仓库里有一把伞名为千机,七年前它只差一步就要升到五十级。
    随着午夜倒计时,无论是谁,陈果也好,叶修也罢,他们都不知道兴欣的一切竟是从这里开始。
-
    荣耀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即使是从巅峰陨落,也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时隔七年再次获得荣耀职业联赛的冠军,亲手捧起奖杯与队友共同站在台上,轻松、满足、愉悦充盈了叶修全身。被满场的尖叫淹没,他也情不自禁地欢呼。
    口袋里装着一张帐号卡,也许是因为在读卡器里呆了太久,卡片似乎隐隐发烫。
    你也很激动吗?一双足以令职业选手也羡慕的手抓住了这张卡片,唇边难得噙起一片温情。叶修无声地做着口型,好像在询问他久别的爱人。

评论(3)
热度(52)

© 皮不动了的鹤三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