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好,文州今年已经三岁啦☆
‖开开心心蹦蹦哒哒的喻三岁
‖小姐姐吃糖糖~ ♡
‖BG向也可以喻受哒
‖哲学问题:我谁我哪在干嘛
‖社会你乐爷人狠话不多
‖拼命拖片

【王喻24H/10hr】鱼-上

lo主实力有病

大家圣诞节快乐

lo主智障一枚
-

   王杰希,单身汉一枚,实力作家,今天又实力地养死一缸鱼。

   王杰希看着空荡荡的鱼缸有点忧伤,或许他真的和养鱼绝缘吧。死鱼已经清理,如今鱼缸里只有几个块头不小的圆滑鹅卵石和软塌塌的水草。面对鱼缸兀自伤感了半晌,活依旧要干,王杰希转进书房打开笔记本。

   不知不觉就到了日薄西山,客厅里传来玻璃破碎的声响,甩下电脑冲进客厅,那鱼缸已经粉身碎骨,玻璃渣中,一米长都不到的、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尾的生物颤颤巍巍睁开了眼睛。

   王杰希叹气。小人鱼的眼睛湿漉漉的,黏糊糊的双手扒着浴缸不放,鱼尾在水里沉沉浮浮,看起来很不清醒。王杰希再次叹气:“你听得懂我说话吗?”特意放慢了语速。

   小人鱼神色着实有些痛苦,紧紧揪着王杰希的小指,嘴巴张了又张,两条细眉纠缠在一起:“唔——王、王……吉……”小指上的握力猛然加大,想不到这么小的人鱼力气却不小。小人鱼努力地张大嘴巴,却始终发不出了声音,亮晶晶的泪珠立刻滚落下来。王杰希慌忙去擦,泪水触感冰凉,倒不似人类的眼泪。

   小人鱼的泪水却落得更夸张了,断断续续发出几个奇怪的音节,哭得满脸通红。王杰希仔细分辨那些字音,哄孩子一般轻轻拍着人鱼的背,试探地:“你……是在叫我吗?”小人鱼点头,尾鳍胡乱地拍打水面,溅了王杰希满身的水。

   “……”这该怎么好呢?王杰希微微分神。小人鱼渐渐止住了哭,两条泪痕清晰地挂在皱成一团的脸上。王杰希一下一下地拍着小人鱼,好好地打量了一下他。从上到下目光匆匆划过,王杰希倒是惊异这人鱼明明还是个小孩的样子,毛发竟是不少,湿漉漉地贴在头上,偶尔从发梢低落水珠。小人鱼的尾巴终于安分,不再把浴缸里的水潦到王杰希的身上,只是在水中沉沉浮浮,或许是不安的表现?王杰希暗自揣测一番。

   相顾无言,王杰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小人鱼……恐怕根本不会说话吧?“王——王——”就在王杰希还在想着怎么对付这个可以归于“灵异”的事件的时候,稚嫩的嗓音又锲而不舍得在耳边环绕,“王——”小人鱼张大了嘴巴,最后还是只能完整地嘶喊出一个音节,他又要落泪了。王杰希连忙揉了揉小人鱼的头,抓住他的手,话语间全是安抚:“怎么了?”顿了顿,“小鱼?”只花了一秒,一向以文风魔幻多变著称的王杰希取了一个俗不可耐的名字。

   然而小人鱼并不会说话。王杰希立刻意识到了这点——果然单身的男人不会带小孩吗?王杰希出言轻哄,略缓了小人鱼脱口就要出的嚎啕之势。“冷了?饿了?”他试探地问,也不忘微微用力托着小人鱼——这小小的鱼苗哭了好久,早就没了力气浮在水面。可惜都不是,小人鱼作势又垮下嘴角。

   “别哭别哭。”王杰希手忙脚乱地把小人鱼拥在双臂间,故技重施地轻拍他的背。小人鱼张开黏糊糊的五指揪住他的前襟,埋首在他胸口,抖着细嫩的嗓音小声啜泣了一会儿就没了声音。王杰希苦笑,他这是黔驴技穷反而歪打正着了,小鱼原来是想抱抱啊。又一思索,该不会自己被当成爸爸了吧?

   看着自己怀里的小鱼,又看看湿透了的衣服,王杰希自叹认命,湿漉漉的他抱着湿漉漉地小鱼躺上了床。

   午夜未至,耳边杂乱无章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高频率的起伏间带着越来越衰弱的信息。王杰希骤然睁眼,借着月光看清怀中的小人鱼面色绯红,淡淡的眉毛有气无力地颤抖,连滑腻腻的鱼尾也没有了本该湿润的触感,鲜嫩的鳞片此刻仿佛无数细小的刀片,不锋利却毛毛糙糙,覆手而上只觉磨得人手心发疼。顾不上去寻找拖鞋,王杰希抱着小人鱼三步并作两步走进浴室,索性抱着小人鱼坐进鱼缸,任凭冰凉的自来水一点点漫延而上。

    孤寂的月离开了窗,只余清冷的月辉落在王杰希的侧脸,笔锋偶尔犀利偶尔柔和,勾勒出一幅明明暗暗的墨画。也不知过了几时,纵使屋内有暖气弥漫,也感觉自己似乎被冻僵,怀中的小人鱼虚弱地颤了颤,王杰希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

  只是想不到小人鱼醒了后的第一件事又是哭,哭声短促,仿佛哮喘病人痛苦的呼吸。他甩着尾巴,整个头都埋进王杰希怀里

  很久以后,王杰希才想起一个叫“怦然心动”的词,大概是见到喻文州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以致于紧紧抱住他,放不开。

  小人鱼折腾了王杰希一整晚,不闹不吵却哭泣不止,抓着王杰希不松手。一夜的兵荒马乱,小人鱼在第二天恢复活力,王杰希却倒下了。高烧到了三十八度,面色绯红地躺在床上,王杰希隔着浴室玻璃看到小人鱼瞪大了眼睛盯着他,王杰希觉得那是错觉,小人鱼水亮亮的眼里满是歉意和担心,嘴巴一张一合宛若无声地讨好,十分示好里三分带着撒娇。

  王杰希挪下床,席地倚着浴缸,未等他开口,小人鱼抓住了他的手指,轻轻捏了捏,握住他的手指贴在脸颊蹭了蹭,再抬头眼睛一眨一眨。

  还难受吗?王杰希意外地发现自己读得懂小人鱼的眼睛,那清澈的眼神没有一丝阴翳,纯净得仿佛珍珠。难怪传说人鱼的眼泪是珍珠,王杰希揉了揉小人鱼:“好多了,谢谢你。”小人鱼仰起脸,伸手环住了王杰希的脖子,尾巴又撩起水。

-
强行tbc,我真没修完了,OTZ

评论(1)
热度(27)
  1. 聖誕24H王喻爱吃兔兔的喻三岁 转载了此文字
    寒朝YQX

© 爱吃兔兔的喻三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