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好,文州今年已经三岁啦☆
‖开开心心蹦蹦哒哒的喻三岁
‖小姐姐吃糖糖~ ♡
‖BG向也可以喻受哒
‖哲学问题:我谁我哪在干嘛
‖社会你乐爷人狠话不多
‖拼命拖片

【江喻二十一天】正是舒服

还在外面打牌的寒朝

大概是联盟例会的时候

-

    江波涛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不论前辈后辈,他都能说上几句,少有让场面尴尬的,更不用说对付自己队长这种闷骚型的,那也是信手拈来。

    联盟里还有一位很健谈的选手——不不不他何止是健谈,简直烦的不得了。看着他的黄副队在联盟的大门口堵到了周泽楷喋喋不休,喻文州内心的小人无力扶额。

    江波涛站在一旁也是无可奈何,周泽楷目光频频向他求救,但是……黄少天前辈自带的结界是不是太强了点?

    经过一秒的内心斗争,江波涛决定拒绝接收周泽楷的电波,目光兜兜转转就看到了插着兜的喻文州,似乎从喻队长的眼里读出了生无可恋的意思?

    “喻队。”江波涛过去打断喻文州漫无目的的放空。喻文州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翘,回过神来眼神聚焦,笑意迅速遮盖了那点“生无可恋”的情绪:“江副队呀。”语气助词轻轻的,像是孩童的跳跃音节,一出即散。

    很可爱。江波涛分神想。他眼神示意了正在“聊天”的周泽楷和黄少天,旋即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喻文州随手拨了拨刘海,迷惑了几秒才明白过来:“少天和周队关系真好,聊得那么开心。”

    “……”这到底是故意的啊还是故意的啊还是故意的啊。这位看起来温温和和的好人蓝雨队长,还真是个笑面心脏,分明什么都知道,就是不说。

    江波涛心里暗搓搓正想翻个大白眼,喻文州垂下双臂径直走到了黄少天身边,拍拍他的肩:“好了少天,该回去了。”声音很好听,却不知道怎么形容,大概是像某种软糯的糕点,没什么特别的,偏是让人爱不释手。江波涛想了想,稍稍咧嘴一笑,这个比喻不止一点奇怪。

    结果这天晚上,雨下得很大,闪电有时划破夜幕,江波涛握着手机出门,恰巧撞到了睡眼迷蒙的蓝雨队长:“抱歉,文州……”

    喻文州掩口浅浅打了个呵欠,眼里氤氲着水汽,但看起来是清醒了些:“小江,嗯……”他穿着一件白色的棉T恤,后脑勺翘起几根毛发,穿着随意,脚下踩着一双更加随意的拖鞋:“少天刚刚打电话来,他和周队被大雨呵——困住了。”江波涛这才注意到喻文州的食指还勾着折叠伞上的绳圈。

   又打了几个清浅的呵欠,这位被黄少天夺命连环call吵醒的迷糊蓝雨队长终于恢复了平日的人精模式,嘴角挑起弧度。

    “队长也给我打电话了。”江波涛笑眯眯地把伞换到了另一只手,空着的手不动声色地擦过喻文州不小心露在外面的腰部皮肤。

    “唔?”反射弧不知为何有点长的喻文州愣了愣,才走了上去,与江波涛并肩走着,去解救他们各自的队友。

    好在不是很远,四个大男人两把伞,还能勉强回到酒店。只是黄少天好像有讲不完的话,和周泽楷同一把伞下,叽叽咕咕没完没了。

    于是江波涛和喻文州只好挤一把伞了。即使是夏季,暴雨之下,还是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喻文州握着伞的手一抖,江波涛就全在雨幕里了,幸好没有湿了个头。“啊……抱歉。”喻文州揉了揉鼻子。这大概算是唯一的意外插曲吧。

    回到酒店,黄少天径直跟到了周江二人的房间,江波涛干脆就跟着进了喻黄二人的房间。喻文州把伞丢在了墙角,甩开湿透了的塑料拖鞋,赤脚进了卫生间。

    大理石的地砖,江波涛微不可查地叹气,还是忍不住说道:“当心着凉。”话音还没全落下,喻文州的喷嚏就跟着来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嗡:“已经……感冒了。”语气了带着讪讪的成分,有点讨好地看着江波涛,笑容很真诚,谁知道肚子里有什么坏水。江波涛很是没好气。

    见着江波涛没什么话,喻文州很是愉悦地走到床边,脱下已经半湿的T恤,换上柔软舒适的睡衣。他回头冲江波涛笑了笑,“砰”得一声闷响,把自己摔到床上。

    江波涛还没从刚才“意味深长”的笑容里回味过来,喻文州已经和床相亲相爱了,他看了看半睁眼的人,真是体会到了什么叫相顾无言。

    喻文州又打了个小小的呵欠,闭上了眼,歪歪扭扭地蹭到了江波涛身边,轻轻拍了松软的被子。见他讨好至此,江波涛就不客气地坐在床沿,手抓不安分地搭上喻文州的脖子。

    喻文州的颈部线条很漂亮,江波涛见过的。喻文州细碎地喘息,仰起头,裹挟着些微泣音叫他的名字,整个身子都在微微发抖。颈部的线条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江波涛贪恋地凑了上去。

    而现在,江波涛的手指来回打着圈儿,轻轻挠着喻文州的脖子,把痒一点一点挠进喻文州心里。

    被开发过的身体在熟悉的抚摸下更加敏感,半醒半睡的蓝雨队长抖着肩膀睁开眼,轻轻哼声,乖乖巧巧地用脸颊蹭了蹭那只手。还略沾些雨水冰凉的手比体温低了点,蹭上暑意难消的脸,正是舒服。

    江波涛斜眼看他,分明一副吃饱魇足的懒散。

-

好像都是意外,偏巧正是舒服

一个故意的定时发送

真的结尾了,正好就好!!!

至于天哥是想继续骚扰高岭之花周呆毛还是回来烦他队长…………其实不如投入我的怀抱!!!!!

评论(4)
热度(20)

© 爱吃兔兔的喻三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