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好,文州今年已经三岁啦☆
‖开开心心蹦蹦哒哒的喻三岁
‖小姐姐吃糖糖~
♡ 封面是和心脏势力♡
‖BG向也可以喻受哒
‖哲学问题:我谁我哪在干嘛
‖社会你乐爷人狠话不多
‖拒喻黄拒周喻拒茨狗

【楚喻】谁调戏谁?

楚云秀x喻文州

你没看错,没有反

有一句话的黄沐

-
  B市的夏天也不算特别热,过了四点就凉快下来,叶修从集训中心里溜达出来,叼着根没点的烟,看见从外面回来的两个人,禁不住哟呵一声,这俩怎么勾搭上了?
  喻文州这人,用魏琛的话说彻头彻尾一个倔小孩,比赛场上欺负不得:
  “刚巧碰到。”平日里说话柔柔的,顶着一张白白净净的脸,两眼弯弯,只给人好欺负的错觉。
  叶修咔哒一下点烟,还没好好享受一口,打火机就被人顺走了。
  “你说为什么?”楚云秀从喻文州拿着的手包里摸出烟盒,烟雾顺着风糊了叶修一脸,“还不是都被有对象的人抛弃了。”
  楚云秀送给叶修一种“你家的好白菜已经被猪拱了”的意味深长的眼神,叶修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被嘲讽了,后头喻文州人畜无害的微笑已经跟了过来。
  “……”我今天做错什么了惹着楚女王和喻手残。
  说好的S市的姑娘温婉可人,这四个字和楚云秀的关系不大,由方锐鬼哭狼嚎一番后尊称一声“楚女王”,这名号算是国家队里人尽皆知了。
  两人并肩进了楼没有分道回宿舍,喻文州拐进训练室  收拾东西,楚云秀就坐在长沙发上玩手机。
  大约是资料比较多,喻文州窸窸窣窣整理了许久,灌了楚云秀一耳朵纸张哗哗的声音。她今天穿了一双软底坡跟的鞋,悄无声息地就站到了喻文州身后。
  “晚上去……”楚云秀的指间还余烟草的香,喻文州冷不丁被从身后捏了脸,一时半个字也没说出口。
  楚云秀满意地又揉一把喻文州的脸,顺手捏了捏他的耳垂,拎起放在桌上的手包:“我先回屋洗个澡,晚上吃饭记得叫我。”
  喻文州无声地勾唇,餍足地回味空气中飘散的淡淡的烟草气味,像一只计谋得逞的大猫。

评论(1)
热度(20)

© 萌萌哒的欧皇喻三岁 | Powered by LOFTER